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车房 三产 图报 视频

旅游

旗下栏目: 政策 旅游 人物 生活

景区玻璃天桥遍地开花,建设者主要来自河南,工人月薪可达1.5万

来源:未知 作者:高海芳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10
摘要:国庆节一过,那群操着浓重的河南洛阳嵩县口音的蜘蛛人,离开他们为之忙碌了五个月的宜宾长宁县古河镇;与此同时,眉山市洪雅县柳江古镇一处偏远的悬崖峡谷里,又响起了当地人听不懂的洛阳话音,他们将在这里兴建另一座玻璃天桥。 三年前开始,以洛阳嵩县车村

国庆节一过,那群操着浓重的河南洛阳嵩县口音的“蜘蛛人”,离开他们为之忙碌了五个月的宜宾长宁县古河镇;与此同时,眉山市洪雅县柳江古镇一处偏远的悬崖峡谷里,又响起了当地人听不懂的洛阳话音,他们将在这里兴建另一座玻璃天桥。

三年前开始,以洛阳嵩县车村镇人吕贻国为首的这批旅游景区建设者,活跃于全国各地景区,专门架设玻璃天桥和玻璃栈道,因常挂着绳索高空作业,被称为“蜘蛛人”。远离地面,玻璃天桥、栈道, 低则三四十米,高则三四百米,别人眼中惊心刺激的景观,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普通工作。

 

 

 

↑七洞沟玻璃天桥的人流

深山丛林别人的风景,他们的工作

9月28日,距离10月1日正式开放还有两天,宜宾长宁县七洞沟的云海玻璃天桥,就迎来了成群的体验游客。在距离地面188米的玻璃桥上,蜂拥而来的人群忙着拍照、录视频,对着沟壑欢呼。3名身着迷彩服的工人,夹在潮水般的人流中,全神贯注专注于拧紧天桥外侧栏杆上的螺丝。

 

 

 

↑七洞沟玻璃天桥的人流。罗敏摄

这三名工人,是来自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的农民,专门在全国各地的深山密林中,打造玻璃景观,架设玻璃天桥、栈道或观景平台。

“对直往前走嘛,不怕的,我们每天推着六七百斤的玻璃在上面走。”看到记者在桥上走了30米就双腿打擅,操着浓重河南地方口音不会讲普通话的工人老李如是说。那一天,这座后来成为网红的玻璃 天桥,还差三块玻璃桥面才合龙,悬空188米,没有护栏。

 

 

 

↑建设过程。受访者供图

风一吹来,能明显地感到大桥有节奏地晃动,任凭记者如何壮胆也不敢再往前走。俯看桥下,清澈见底的绵溪河泛着泡沫流淌于脚下,恐惧感油然而生。然而老李和他的工友们,则麻利地推着运输玻璃的推车,在桥上来回奔走。“现在桥面铺好,习惯了就不怕了,但此前都要拴上保险绳。”老李说。

老李和工友们年龄都在40岁以上,来自白河、车村两镇,因为常年高空作业拴着绳索,他们被人们称为“蜘蛛人”。这个“蜘蛛人”团队的领队叫吕贻国,车村镇人。此前一直从事景区道路、桥梁、栈道建设,2015年转行专门修建玻璃天桥、栈道。

三年来,吕贻国和他的“蜘蛛人”团队转战河南、浙江、重庆、四川等地,已建成了15座玻璃景观天桥。他们建设的风景,吸引着成千上万人。以七洞沟景区为例,今年国庆大假,人流竟比去年增加了45倍。

追险造风景,挣的都是辛苦钱

吕贻国和老李们组成的“蜘蛛人”团队,是为险而生的。他们追峰逐险,常年穿梭于各地的深山峡谷之中。

在旅游规划专家刘杰武看来,多数山岳景观很难达到鬼斧神工的境地。在常规的视角下能够达到借助一般登山道就能感受到大自然造物神奇的山岳类景区,在数千年的人类历史中早已脱颖而出。而平淡的山岳要增加吸引力,就必须在“险”字上做文章。玻璃天桥和栈道,正是靠着惊险、刺激吸引人流。

 

 

 

↑七洞沟玻璃天桥的人流

宜宾长宁七洞沟是以绵溪河为中心、两侧高山分列形成的大峡谷,总长10余公里。峡谷两侧是高耸的山头,丛林密布,人迹罕至,可谓险象环生。峡谷地形地貌处于原始状态,别说可以行车的公路,就连供人通行的羊肠小道也没有。

而一座玻璃天桥的建设,动辙使用几百上千吨材料,七洞沟的自然条件给建桥带来了巨大困难。老李告诉记者:这是他建过的施工难度最大的玻璃天桥。

发迹于煤炭行业的河南三门峡人张宝峰三年前开始转行投资玻璃天桥,七洞沟是张宝峰投资的第二个旅游项目。就全国来看,玻璃天桥行业圈子不大,同样是2015年转行建玻璃天桥的吕贻国有经验,很快与张宝峰和七洞沟景区达成了施工建设协议:2018年国庆节,这座号称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9D玻璃天桥必须投入使用。

 

 

↑各地人造玻璃景观。受访者供图

根据前期设计,云海玻璃天桥具有观光和通行双重功能。大桥横跨绵溪河,长度386米,宽3.3米, 桥面距离地面垂直落差为188米,采用3层夹胶玻璃铺设桥面,每块玻璃承重1.4吨,大桥自重246吨。这个重量,包括大桥钢构、吊杆、梁箱、钢索和玻璃。大桥两侧的桥墩,浇筑混凝土分别达到2200多立方 米,总质量超过5000吨。

 

 

↑建设过程。受访者供图

在没有道路,近乎垂直的悬崖上施工,材料的运输是个大问题。在玻璃天桥建设接近尾声时,成都商报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工人们用钢索搅盘从地面运输材料,效率并不低。然而在搅盘建成前的基础施工,水泥、石子、钢材等材料都靠人背上山去。一名24岁的女工,专门负责运输材料上山,每次要背3包水泥爬300多米山道。每斤6分钱,背300斤水泥一趟挣18元,每天要上下山10几趟。

“高空作业,危险;劳动强度大,辛苦。工资少了没人干。”吕贻国告诉记者,他带领的“狼行” 玻璃景观建设团队有技术员、普工、小工,人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干活,均来自洛阳嵩县白河镇、车村镇。吕贻国包干工人们的车费、生活和住宿,小工保证300元一天,技术工人至少400元;工资最高者月收入可达1.5万元。“如果在家种地,一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

 

 

 

↑七洞沟玻璃天桥建成前。罗敏摄

穿尿不湿上班,工地上吃饭

宜宾七洞沟景区负责人罗亚樯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在建和已建成的玻璃天桥,基本上被河南人“垄断”,并形成了产业。“玻璃天桥投资商集中在河南平顶山,施工企业和团队则集中在洛阳嵩县车村、 白河两镇。”吕贻国告诉记者,光在洛阳车村镇,就注册了约30家玻璃桥施工企业,但真正能接到项目的也就四五家。

“玻璃天桥建设最大的困难是定位和高程,所以普通工人干不了。”吕贻国向记者揭密了在深山峡谷建设玻璃天桥的过程:建好索塔后,先用无人飞机拉一根极细小的线到对岸;再用这根线牵引一根更大的绳子过来;如此至少反复四次后,才最终把拇指多粗、重达数吨的钢索拉过来。这样的钢索,每座玻璃天桥需要20余根。

上下两端钢索固定好后,工人们摇身一变成了“蜘蛛人”,在钢索上架设自制的“滑车”,开始在高空作业。吕贻国说,“蜘蛛人”们踩在只有20来公分宽的木板上,缓慢地铺设重达600余斤的3层平胶玻璃桥面。

 

 

 

↑建设过程。受访者供图

在高达数百米的空中作业,这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工人不但要胆大心细,技术过硬,还不能有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可猝发性疾病。在七洞沟玻璃天桥项目经理任幸幸眼里,这些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建桥工人很了不起。“他们在几百米高空如履平地,我自己都不敢去。”任幸幸说,他恐高,不大敢走上自己建的太高的玻璃桥。

从5月动工到10月竣工,留给“蜘蛛人”的时间只有短短的5个月。玻璃天桥的桥墩在两个山头同时施工,为了节省时间,工人们吃饭、喝水都在山上。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工人们在山顶建了个简易的卷扬机,山下的人们将盒饭、饮料装进纸箱,抬上可滑行的搅盘,送到工人们手中。

“施工人员在钢索上来回走动,必须保证安全,进退速度就比较慢。”张宝峰说,“蜘蛛人”们都 穿着尿不湿上钢索,节省上厕所的时间。

全国玻璃天桥爆发增长,专家提示切勿盲目上马

吕贻国和他的“蜘蛛人”团队,三年来已建成15座玻璃天桥,其中两座桁架桥,13座吊索桥。而吕贻国表哥的团队,已在全国建成20座玻璃天桥。吕贻国说,他的团队建桥数量排在前五名内,据此推测过去三年来,全国各地已建成的玻璃天桥达80余座。而各地玻璃栈道、观景平台数量,已经无法统计。

 

 

 

↑各地人造玻璃景观。受访者供图

在旅游规划专家刘杰武眼里,玻璃天桥自带“网红”属性。玻璃天桥利用现代的建筑技术,在原本 不可能实现的悬崖峭壁、高山深谷、河湖沟壑等地形中,建造钢结构的透明玻璃桥(部分还带有3D玻璃特效)。“集惊险、刺激、美景于一身,具有强烈的画面感、带入感、新奇感、个性感,自带网红属性 ,直至2018年仍然是自带引流性质的第一网红项目。”刘杰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

“从2019年开始才开始加入玻璃(廊)桥项目的景区要小心了,面临的竞争已经越来越大了,这个 项目会回到正常利润,甚至有可能迅速归于普通。”

刘杰武称,如果只是抱着投资心理进行的无特色玻璃天桥开发,很可能会进入亏损通道。“因为风口已经弱了,甚至可能很快就过去了。”

中国著名旅游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博士认为:

“遍地开花”式的 玻璃天桥是景区创意缺失的体现。“是否修建玻璃天桥、栈 道、观景台,建在哪里,要以景区实际情况决定。‘一窝蜂’修建玻璃天桥的现象值得反思。”

刘杰武则表示:

未来玻璃天桥类项目的发展,只有对其进行引流/分流、流量转化、投资成本与回报、投资风险与收益、进入机会与威胁等多方面分析,才能实现业态的健康发展,避免走上歧途。

来源: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高海芳